●境外圖書館

管理員館長
【館長雜談】幫你拿來了,你要的是這本對吧?
--- [返回項目一覽]


館長自述

祖上沒眼光,叮囑終生追求三不朽。
那就選立言著書傳世開始。
誰知道......
寫游記,被指泄露國家機密;
寫曆史,被指借古諷今誹議時政;
注解兵法,又被指想策動謀反;
那寫神怪故事吧,又被指導人迷信;
最后寫人物傳記,結果這個名人出事,被定為亂黨,
差點跟他一塊兒判了個死刑……
幸好之前寫的書被當權者看上,想一睹未完成的後續,
得以改成流放至此《境外圖書館》。
唉,人生到處都是牢獄啊~

有關生命的意義

「不知次日要行刑,前日的一個深夜,有幸與神明對話」
館長:神啊,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神明:噢,我不能告訴你。
館長:為什麼?
神明:等你死了就知道了。
館長:噢,我等不了這麼久。
神明:連明天也等不了嗎?
館長:不,現在就告訴我……
神明:噢,好吧……生命的意義……就是『活著』。

信仰

人們往往因堅信自己的信仰而憎恨其他人,而不是信仰主張的去愛其他人。
與其理解、尊重異於舊世界的新觀念,選擇武斷、保守和固執是更為安全而輕鬆的道路。
從仁愛出發的理念,如何在普及宣揚理念的過程中,為求鞏固宣道團體而形成組織;
而組織既成,從此人們開始劃分你我、排除異己。

有關某宗教國家的核心教條

凡不信者,皆是仇敵。
凡信奉者,全是子民。
所有子民不可穿奢侈衣服。
所有子民不可睡奢侈床鋪。
所有子民不可喝酒。
所有子民不可傷害其他子民。
所有子民生而平等,而然有些子民比其他子民更為平等。

續.有關某宗教國家的核心四院

和平院~支持發動對不信者的永久聖戰。

福利院~負責食品、商品和生產的分配與控制。
    每一個財政季度中,福利院都會公布不斷升高的虛假生活水平,實際上配給、可獲得性以及生產都在下降。
    真理院以修改歷史記錄去支持福利院每一季所公布的「配額增加」。

真理院~控制所有資訊:新聞、娛樂、教育和藝術。
    「糾正」歴史記錄,使其與教條符合,令至如教條所説的一切皆為真。

仁愛院~識別、監視、逮捕,並轉化真實和虛構出來的異端人士。
    異端先會被不斷重復無意義舉動,然後在接近崩潰的時候,
    被送至懺悔室去面對「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直到異議被忠於教條的思想所取代。

異國不信學者一言蔽之曰:“和平院負責戰爭,真理院負責說謊,仁愛院負責施加酷刑,福利院負責讓子民挨餓。”

某國君臣治國對答
(前略八百字)

總而言之:
用貪官,結其忠,
罷貪官,除異己,
殺大貪,息民憤,
沒其財,充國庫。

有關某王朝覆滅

爾時有某偉大的君王,年輕時挫敗權臣外戚,
平滅地方割據,爾後驅逐外部侵略開疆拓土,
大力發展經濟,國力繁榮強盛,文治武功。

如今他垂垂老矣並不幸福快樂,因他認為總是有人想謀朝篡位。

事源,早前諸子爭位,相互傾軋,乃至兵戎相見,
混戰中諸子十死六七,傷一二,只好冊封唯一健全之兒為繼承人,
並置於陪都派元老重臣監護。
奈何儲君不得人心特別是君王心,以至其門下恐防日久生變,
終急不及待,殺監守挾儲君起兵「誅奸佞,清君側」。

初起確實氣勢如虹,各地受壓多年地方豪強紛紛舉兵響應,
幾乎動搖大半個國境,但不竟薑是老的辣,
君王待其聲勢達到頂點,後勤供養前後不濟,
久攻重鎮不下,未能有所進取時,始於收網。

戰局於儲君方每況愈下,其響應者非覆滅便是投降。
已佔重地得而復失,最終退守陪都,被圍城半載,彈盡糧絕人相食,
數次突圍不成,終被左右則近所刺,傷重離留之際,
呼心腹命割其頭臚,用以「公子獻頭」。

心腹不負所望,千方百計得以面呈君王,
乘其開盒凝視兒首級恍惚之際刺出匕首,
唯心腹非專業刺客,只令君王休養三月。

自始,君王總是說:有人想害朕。

君王之幼孫是個善良的人,總是將君王懷疑謀害他而下令處死之人想辦法救下來,
並將那些已被「處死之人」安排新身份讓他們活下去。

如是者,君王疑心越發嚴重,處死之人越來越來多,眾人只望昏君早日亡故,
漸漸有人甚至付諸實行,不過皆以失敗告終,直到有天...

原來用以安排外放已「處死之人」重過新生的蠻荒之地竟繁榮起來,
最終那些人造反,聲勢浩大,並將昏君及其一眾子孫都殺死了。

一句完武俠小說 一二三稿

其一
道長:「禿驢,竟敢跟本座爭師太!」

其二
道長:「師太,你就放棄禿驢從了本座吧!」

其三
道長:「妖尼姑,竟敢跟本座爭和尚!」

三句完武俠小說 最終結稿

和尚:「師太,你從了貧僧吧!」
道長:「禿驢,竟敢跟本座爭師太!」
師太:「趕時間,和尚、道士,你們一起上吧。」

有關願望

於一個上古遺跡最深層內...

不朽之主啊,走過一條血棘之路,找到你在這世間的源頭,
請如預言所約現身,實現我的願望吧~

冒險者1:我要無盡魔力
女神:可以啊,吾在此賜與你無盡魔力~
(冒險者1離開後)
旁邊的神侍:這樣真的好嗎?
女神:天生魔法資質差,學不了高級魔法,有無盡魔力亦無大用。

********************

不朽之主啊,走過一條血棘之路,找到你在這世間的源頭,
請如預言所約現身,實現我的願望吧~

冒險者2:我要能使用所有魔法
女神:可以啊,吾在此賜與你能使用所有魔法~
(冒險者2離開後)
旁邊的神侍:這樣真的好嗎?
女神:天生魔力低,就算會用所有魔法,也無法拖展。

********************

不朽之主啊,走過一條血棘之路,找到你在這世間的源頭,
請如預言所約現身,實現我的願望吧~

冒險者3:我要強大力量
女神:可以啊,吾在此賜與你強大力量~
(冒險者3離開後)
旁邊的神侍:這樣真的好嗎?
女神:力量越強大,使用時消耗也大,但弱小的身體,是支撐不了的。

貓與鼠

從前有一與世隔絕之地有一隻貓與一群鼠。

貓一直過著無懮無慮的生活,因為它最為強大,還有吃不完的鼠。
不過有天看到日益龐大的鼠群,開始擔心起來,
因為如果將來有天這些鼠意識到
“只要它們聚集起來,一鼠咬貓一口,雖損失部份成員,最終定可把貓吃掉”。

於是...
貓想辨法培養鼠群的榮譽感,舉行生死競技,勝者及其家人不會在生時成為貓的點心。
久而久之,鼠會認為敗者被貓吃掉從而保全其它同類是種榮譽,而勝者亦受到推祟及尊敬。
當鼠族熟衷競技爭取榮譽,鼠族強悍有力者就消耗在大眾歡呼聲中。

再進一步,將鼠群按它們各自的標准分成各自的群組,於競技場外,演化成不同的族群。
然後培養各族群“各自”的榮譽感,不用多久,不需要競技場,
鼠的世界就會紛爭不斷,貓只需在旁調停順便吃些點心就行了。

再過一些日子,由於鼠的世界紛爭不斷,幾經消耗,不同群組再次融合為一,
此時貓給與鼠群有朝一日也能成為貓的願境,並指引它們如何成為一隻被貓和鼠都認可的“貓”。
剩下的事,那些受到感召的鼠自然會搞定一切,當然真正能吃點心的貓永遠只有一隻。

最後由於太辛苦過日子,貓將“平等”傳播給鼠群,一切皆依少數服從多數,
貓只需象徵式維持一下表決結果,每日亨用被選出來的點心。
這方法巧妙之處就是鼠群明白到要活下去,就要努力成為“大多數”,
而那些知道"只有貓不可以無鼠,而鼠可以無貓"的真相又不妥協的異類危險份子,
就被鼠群乾淨利地排除掉。

永生者之墓誌

不吃就會餓
不喝就會渴
不休就會累
受傷就會痛
手腳斷了 就不能動

永生...
祝福其實和詛咒 是一同樣的東西

虛無 盡是虛無

時而像想起什麼似的伸展軀體
又再次蜷縮 然而又什麼都想不起來

時而想叫出來 又因喉嚨沒回應 而無法發聲

不知不覺 似乎忘記了為何在此
所以在腦海裡不斷重複 祈願能夠幸福

已經忘記自己的名字 自己曾度過的人生也忘記了
唯獨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
至少要給予幸福 不然會在這虛無之中永遠地悔恨下去

這是哪裡 又黑 又冷 感覺難受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我又是什麼

有時因為虛無而絕望 徹底冰涼
這樣要持續多久 永遠應該不存在才是
想要變得溫暖的時候 我就會祈禱
雖然不知道在為誰祈禱或向誰祈禱 但至少可以不再這麼寒冷

發覺了一件事 如果集中力量毀掉大腦的話 這份虛無就會終結了吧
明白有這種想法已不是第一次
也明白這不是終結虛無而是另一虛無的開始

我應該有著某種使命的吧
不然我又是為何而生為何而思考

這是想像不到的痛苦
無論思考什麼 無論做什麼 都只有一片虛無
我已經確信 這痛苦會永遠延續下去
誰來 救救我

某遍遠地方的山大王

從前某山某寨有位驍勇善戰的大當家。
每次武裝衝突都會披著紅色的戰袍上場,並且無論情況多兇險總是能贏得勝利。
因此大家都謠言那個戰袍是不是有什麼特別來歷的神裝。
但每次被問及,大當家對這件事始終避而不談,顧左右而言其他。

於大當家金盤洗手榮休隱居酒宴過後,一位親信忍不住好奇心又向大當家詢問了這件事。
酒醉的大當家鬆口答道:我衝在最前線受傷的話,大夥都會退縮,穿上這個戰袍後,
流點血也不會有人注意,士氣就不會掉下來啦。
帶領勝利,不能只是依靠武勇,更要是仰賴智慧的! 

婚姻契約

甲方:我會讓你一生幸福的!我們結婚吧!
婚後,乙方變成整天一副趕緊讓甲方令自己幸福的樣子,只會指手畫腳,而自己卻遊手好閑。
如果甲方不拼死幹活就覺得是不履行契約並因此感到火大甚至訴之暴力相向。

*************************

甲方:我們結婚,兩人一起走向幸福吧!
婚後,乙方就會搖身一變成為全力支持甲方的好伴侶。
而然...契約內容只關‘兩人’的幸福,孩子只會被當成‘兩人’幸福的道具,
作為‘父/母’,對孩子而言就會變成混蛋父母。

牢房裏

剛有三個入獄的人,手被綁在一起,一進門,見屋內已經有一名老者。

老者:你們仨個今天入獄啊,我都關了十幾年了。你們是為甚麼被抓的啊?
第一個人:「前兩天,他們說我反對改革。」
第二個人:「前幾天,他們說我沒有支持改革。」
第三個人:「這幾天,他們說我對改革敷衍了事。」
... ...
老者:「我就是那個提出改革的人。」


0.02CPUs